騰訊首席戰略官詹姆斯·米切爾對話諾獎經濟學家埃里克·馬斯金:

2020-08-19 16:23 來源:互聯網

8月17日,騰訊研究院和騰訊新聞聯合主辦的“騰訊對話·Tencent Dialogue:始于2020”舉行了第三期線上對談。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佛大學教授埃里克·馬斯金(Eric Maskin)與騰訊首席戰略官兼高級執行副總裁詹姆斯·米切爾(James Mitchell)圍繞“后疫情時代中的機制設計與新商業環境”,通過騰訊會議展開“云對話”,對話由騰訊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剛擔任主持人。

在對談中,詹姆斯·米切爾與埃里克·馬斯金教授圍繞著疫情對科技進步和全球化的影響、機制設計在當下的作用以及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等議題展開了深入討論。作為機制設計理論的創建者和奠基人,埃里克·馬斯金教授重點分析了目前經濟的全球化走勢,以及如何在全球使用巧妙的機制來激勵新冠肺炎疫苗研發和全球普惠。

外源沖擊引發內部革新 逆境激發人類創新發展

新冠疫情的爆發將對人類的創新產生什么影響?

詹姆斯·米切爾表示,外源性沖擊可以刺激創新,無論這種沖擊持續多久,它在促進疫苗和防疫措施等直接的技術創新方面都會取得成效,而且會間接地衍生出新技術創新。他指出,一方面,創新者的行為在受到外源性震蕩時必然與常規時期表現不同,另一方面,政府也會在激勵、資助和促進創新方面成為重要的推動者。

埃里克·馬斯金也贊同這一觀點:“需求是創新之母,人類最具創新性的時刻常常發生在身處困難之時,新冠疫情很有可能促進創新。”

在兩位嘉賓看來,創新依然是2020的主題,未來的創新將凸顯四大特征:

第一,世界未來的創新形式正逐漸由一種基于物理學的范式,轉向基于物理學和生物學結合的新范式。這一趨勢的基礎是分子生物的變革發展,例如人類對DNA和RNA進行測序的能力,對病毒進行編碼或修改DNA的能力,而新冠疫情刺激了制藥企業沖在最前線進行研究,直接或間接地加速了這種轉變。

第二,人們被迫居家隔離期間,對全方位虛擬體驗的需求增長。詹姆斯·米切爾表示,現實中互聯網越來越多通過智能手機產生連接,人與人的連接大多通過碎片化的應用來完成,比如即時通訊軟件、電子郵件、視頻會議APP等,連接體驗相互割裂。未來,人們可能會在虛擬世界中直接復制更多的物理世界的體驗,甚至達到科幻小說中所描述的、物質世界的逼真鏡像,這與目前手機占主導地位的虛擬化方式不同。

第三,企業軟件、服務的數字化和上云進程被疫情加速。詹姆斯·米切爾指出,相對歐美企業,國內企業數字化還有極大上升空間,很多企業才剛開始創建數據,首次將數據數字化,建議企業在確定數字化前景的首要任務是什么之前,深入審視自己,而不是采取一刀切的解決方案。他說:“疫情刺激了中國企業上云的愿望。短期內,數字化的愿望和能力、人才供應之間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的滯后,但從中長期角度來看,這場疫情加速了數字化趨勢。”

第四,疫情推動了全球生物技術企業研發新藥、新疫苗、新基因療法。詹姆斯·米切爾認為,所有這些努力都會對其他產品產生很多溢出效應。而疫情的傳播不分種族,沒有國界,如何更好地激勵更具有實力的國家和地區研發疫苗,并推動在全球范圍內的普及?埃里克·馬斯金用“機制設計”進行了闡述。

巧用機制設計促進新冠疫苗研發和普惠

機制設計在實際經濟中具有很廣闊的應用空間,埃里克·馬斯金教授是公認的“機制設計理論奠基人之一”,他獲得200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研究成果即機制設計理論。

“機制設計的主要原則是如何讓社會參與者通過行為實現一個重要的社會目標——平等。”他解釋說,機制設計就是通過設計規則、制度,來調整人們的個人目標,使其與社會整體目標保持更好的一致性,實現資源的更有效配置。通信領域的無線頻譜競拍是機制設計最有名的應用案例之一。

據埃里克·馬斯金介紹,過去二十五年,無線電頻譜資源的拍賣程序設置,讓企業相互競標無線電頻譜的使用權,從而讓最合適的企業最大化使用無線電頻譜資源,這成為電信革命背后的一股主要力量。展望未來,無論是當下的全球疫情危機,還是長遠解決氣候變化,機制設計將大有可為。

目前各國都在積極開發新冠病毒疫苗,何種機制更有利于促進疫苗研發?埃里克·馬斯金表示,疫苗的大部分成本來自于研發過程,一旦研發成功,疫苗生產的邊際成本甚至可以忽略不計。第一種是由政府設立獎勵基金,用現金激勵最先推出有效疫苗的一家或多家企業;第二種則是由政府頒發專利給最先發明疫苗的企業,允許企業在未來若干年賺取壟斷利潤,與此同時進行大力補貼,讓公眾將能夠以更合理的價格獲得疫苗。

“世界銀行和聯合國這樣的全球機構若采用此類模式,當疫苗出現后,設立一個國際項目,其他國家和地區就可以相對快速低成本獲得疫苗,因此實現全球普惠。” 埃里克·馬斯金特別指出,人類有很強烈的動機,在一個國家有疫苗時,也確保其他國家能夠獲得疫苗,因為除非每個人都受到保護,否則不可能實現全球規模的復蘇。

在此次對話中,詹姆斯·米切爾和埃里克·馬斯金還談及到區塊鏈、數字加密貨幣等新技術、新應用等。埃里克·馬斯金表示,區塊鏈本身是個好技術,但被誤用了。如果世界擺脫了公共創造的貨幣,轉用加密貨幣,這意味著貨幣政策將不再那么有效,各國政府無法利用貨幣政策讓經濟走出衰退或減少衰退的影響。

“過去三十年里,創新和技術變革的速度大大加快。對騰訊來說,這種感受尤為真實。”詹姆斯·米切爾表示,人類天生具有創新精神,在天然青睞創新的全球體系中,過去三十年的創新和技術變革更加聚焦于微型化,比如集成電路、智能手機以及相關軟件領域,未來創新的重點可能會轉移,以不同方式延伸到不同重點領域。

疫情改變資本和經濟活動通路 經濟全球化仍是世界長期主題

“經濟全球化至今仍然是一個令人驚嘆的發展引擎,它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幫助數十億人擺脫貧困。”詹姆斯·米切爾認為,雖然目前面臨爭議,但全球化仍將是整個世界長期的主題,帶有積極屬性。

埃里克·馬斯金指出:“新冠疫情正在危及全球化,但我們必須看到,廣泛的經濟全球化使得各國發揮出自身的比較優勢獲得發展。一旦全球化進程倒退或終結,必將導致世界各國的經濟增速降低。”

新冠疫情等“黑天鵝事件”是否會導致全球化終結?詹姆斯·米切爾認為,歷史上的全球疫情并未造成人們擔心的后果,比如1919年蔓延全球的西班牙流感并沒有對全球化進程產生明顯影響,13世紀的黑死病也沒有阻止當時的資本流動和貿易增長趨勢。他表示:“這些全球疫情并不能阻止全球化進程。我們當下面臨的疫情危機,是否會改變資本流動或經濟活動的通路?我們只能在未來數年靜觀其變。”

兩位嘉賓也提到,全球化并非完美,在帶來益處的同時也帶來一些問題。埃里克·馬斯金指出,全球化極大促進了各國之間的平等,但也帶來國家之間的不平等,造成了美國國內的不平等,特別在收入、就業等方面,沒有技能的人或技能低下的人被落在后面。

他強調,糾正這種不平等的辦法不是試圖阻止全球化,而是改善教育和勞動技能培訓,以便更多的人能夠從全球化中受益。詹姆斯·米切爾表示,在目前面臨爭議的情況下,全球化的支持者們需要更積極地證明,其帶來的益處遠大于損失。

在疫情重壓之下,“疫情可能會切斷全球供應鏈”的擔憂開始出現。埃里克·馬斯金表示,疫情給人類上的重要一課,并不是全球供應鏈比國內供應鏈的風險更大,真正應該吸取的教訓是過于依賴任何單一供應鏈都是錯誤的,應對疫情等極端情況的正確措施是建立多元化的供應鏈,而不是從全球供應鏈轉移到國內供應鏈。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