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寒冬,蔓延到區塊鏈行業

2020-06-18 14:56 來源:互聯網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9年“1024講話”之后,區塊鏈行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作為國家戰略,區塊鏈技術落地應用理應成為市場追捧的熱門,但實際上,區塊鏈行業創業公司數量卻并未呈現出爆發式的增長,甚至融資數量還略有下降。

根據研究機構發布的數據,2020年第一季度區塊鏈相關項目股權融資有82筆,較2019年同期的93筆下降了11%。

市場上出現了一種吊詭的狀況:一邊是研究機構和媒體的報告中烈火烹油,花團錦簇,區塊鏈行業不但迎來了最好的發展機遇,各地也不斷出臺政策鼓勵區塊鏈技術落地,區塊鏈技術很快就會走進普通人的生活當中,成為現代信息社會的中流砥柱之一;另一邊,資本紛紛陷入沉默,區塊鏈行業中只有寥寥幾家頭部公司獲得青睞,創業公司難以獲得融資叫苦不迭…… 

這種“叫好不叫座”的狀態是如何出現的?鏈得得App走訪了幾家區塊鏈行業創業公司。

區塊鏈創業環境:從認知模糊到政策扶持

宇鏈科技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提供基于區塊鏈技術、軟硬件結合服務的初創公司,為政府機構和企業提供“BaaS云+鏈+芯片”三位一體的可信商業解決方案。

宇鏈科技創始人CEO羅驍和他的團隊在杭州市政府附近的歐科云鏈B-LABS聯合創業空間辦公。這家依托歐科集團的眾創空間里聚集了不少區塊鏈行業創業公司。

羅驍告訴鏈得得App,從去年10月以來,整個空間里區塊鏈創業公司的士氣都振奮了不少,行業整體以極快的速度開始了增長——這表現在宇鏈的業務上,來接觸洽談的企業和政府機構數量大大提升了。

宇鏈科技提供的主要是BaaS云+鏈+芯片的解決方案。簡單來說,他們為企業和政府提供芯片收集數據,提供區塊鏈保存數據,同時提供數據中臺管理數據。以宇鏈科技和“志愿中國”旗下App“志愿匯”的合作為例,宇鏈科技提供區塊鏈打卡機、宇鏈云和可信數據平臺,幫助公益組織和政府機構獲得透明、可信的公益服務數據。

羅驍告訴鏈得得App,將 “芯片+鏈+云”結合到一起的,全世界只有宇鏈一家,面對企業和政府業務,尤其是政務部門的應用場景有著巨大的優勢。也正因為這一點,在區塊鏈技術成為國家戰略之后,政府方向的業務有了較大的提升。

2017年,杭州市政府就開始不斷重視區塊鏈的發展,在多個行動計劃和指導意見中提出大力發展區塊鏈等未來產業。在這種背景下,不少政府機構和傳統企業都希望能夠加快區塊鏈技術應用的腳步,這些應用場景包括醫療、公益、警務等方面。

羅驍認為,這毫無疑問是一個巨大的進步。雖然區塊鏈早就不是什么新鮮詞匯了,但政府機構對于區塊鏈技術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認知是很模糊的。“區塊鏈技術以前往往和集資詐騙、網絡犯罪聯系在一起,又缺少技術專家,單位內部其實是有些排斥的”,一位政府工作人員告訴鏈得得App,“1025之后這種想法才慢慢消失。”

羅驍印證了這種說法:“如果說過去政府機構和傳統企業對區塊鏈的理解是0,甚至是排斥的,那現在就已經邁過了從0到1的關鍵一步。很多機關單位和企業對于區塊鏈技術的理解還是相當不錯的,雖然普遍水平都還比較初級一些,但也不乏理解深刻的專家。”

資本寒冬蔓延到區塊鏈行業

毫無疑問,區塊鏈行業正處于一個前所未有的高速發展期內。根據火幣研究院的預測,預計在政策和資金的雙重支持下,短期內應用需求將顯著上升;雖然自帶場景的大型企業大量入場、獨立服務商頭部效應逐漸出現,但短期來看市場上難以出現巨頭和寡頭。

在這樣一個產品較為豐富、不存在寡頭和壟斷、行業高速增長的近乎完全競爭的市場上,資本為什么卻表現的如此沉默呢? 

根據研究機構發布的數據,2019年,國內投融資事件數量同比下降38.29%;融資規模同比下降了27.3%,延續了2018年以來的低迷態勢。而2020年第一季度以來的疫情等因素也嚴重影響了創業企業獲得融資。根據媒體統計,2020年第一季度共發生融資事件614起,融資總額約1373.79億元人民幣。同比2019年,融資數量下滑39.08%,融資金額下跌15.07%。

2018年以來的資本寒冬依然在影響創投行業。中國創投市場的資本在尋找投資標時變得更為謹慎,投資數量收緊、專注熱門賽道,如產業互聯網、醫療健康等。

雖然區塊鏈技術也屬于產業互聯網領域,但資本依然處于觀望狀態。

宇鏈科技所在的聯合創業空間歐科云鏈B-LABS CEO Lola也注意到了這種情況。作為歐科云鏈B-LABS的負責人,她近幾年接觸了大量區塊鏈創業企業和投資方。

她告訴鏈得得App,對于資本方而言,資本對于區塊鏈技術的觀望主要出于以下幾個理由:

首先,投融資行業依然受到2018年以來的資本寒冬影響,隨著全球經濟不穩定加劇,新冠疫情、貿易摩擦、地緣政治等非經濟因素引發了金融市場劇烈波動。在這種背景下,資本首先考慮的是風險較小、較為熟悉的行業。而區塊鏈作為新興技術,依然會被歸類為風險較大的投資領域。

一方面,區塊鏈技術處于方興未艾的早期階段。根據《區塊鏈藍皮書:中國區塊鏈發展報告(2019)》的披露,全國區塊鏈企業近 28000 家。其中投入生產環節的區塊鏈企業約 1000 家,占比僅 3.6%。根據賽迪區塊鏈研究院的統計,我國區塊鏈企業人數主要集中在 15-50 人之間,占 53.3%。

另一方面,產業互聯網本身就存在投資周期長、難度大的問題。與此相對的是,資本對于初創企業的興趣越來越小。根據清科研究中心的統計,我國股權投資市場A輪及之前的投資案例數與投資金額分別占總量的60.9%和25.4%,相比去年同期分別下降3.9和10.2個百分點。經濟下行壓力帶來的不確定性導致投資機構避險情緒明顯,更傾向于布局盈利模式清晰的中后期成熟企業。

第二,區塊鏈技術與應用場景結合不夠緊密。羅驍告訴鏈得得App,雖然宇鏈已經有了較為成熟的產品和解決方案,但依然需要在具體的應用場景中進行針對性的優化。這個過程是技術落地最為困難的地方,要求區塊鏈服務提供商對場景非常了解,也是限制區塊鏈應用大規模落地的主要原因。也正是這個原因導致了不少區塊鏈行業初創企業缺乏完整的、合理的商業模式,難以吸引投資方的關注。

第三,與傳統互聯網相比,區塊鏈依然是一個全新的概念。雖然在“1024講話”之后這種現狀已經有所改善,但區塊鏈技術對于傳統資本來說仍然是新事物。出現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是,區塊鏈行業本身體量較小,與傳統互聯網行業相比難以吸引資本注意,同時市場上缺乏較為成功的區塊鏈應用案例,同樣也缺乏行業公認的標準。大多數資本和企業對區塊鏈技術的理解依然非常粗淺,更不用說清楚的認識到區塊鏈技術在具體應用場景中能夠實現的價值是什么了。

搶占細分市場,做隱形冠軍

雖然2020年上半年資本市場經歷了各種各樣的考驗,不少創業公司也因此夭折,但歐科云鏈B-LABS CEO Lola依然樂觀。她告訴鏈得得App,創業空間中大多數初創企業都已經恢復正常工作,入住率甚至還略有提升。她在不斷嘗試聯系更多資金來幫助這些區塊鏈初創企業渡過難關,但她也認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幫助這些企業找到合適的應用場景,專注與應用場景結合才是當前階段區塊鏈初創企業最需要的。

她認為:“獨角獸這個概念已經過時了。區塊鏈初創企業團隊規模較小,跑馬圈地嘗試太多的應用場景,想要一口氣吃成個胖子是不現實的。但如果能夠搶占一個極細的細分市場,完全也可以做個隱形冠軍。”

隨著疫情逐漸緩解,B-LABS聯合創業空間里也逐漸變得熱鬧。Lola依然在不斷在初創企業和資本之間牽線搭橋。宇鏈科技已經獲得了幾家資本的青睞,羅驍正忙于完成A輪融資。隨著市場的復蘇,區塊鏈行業應用的爆發也許真的不遠了。

延伸 · 閱讀